【绝技传千年 盛世绽芳华】花灯:不断创新订单增多
2013-06-15 19:58:08     泉州网-泉州晚报

传统花灯精致大方

  光线可从针刺花灯的小孔射出

    □本报记者 谢伟端 文/资料图片

    泉州花灯制作起于唐代,盛于宋、元,延续至今。如今,花灯远销海内外。

    古时做花灯,大多是用搓好的纸捻,将劈好的竹篾绑扎成各种形状的灯骨架,粘糊上色纸,描上山水、人物、花鸟,写上吉祥的字句,贴上花边,装上丝穗,内放蜡烛或小油灯,有的还放上了檀香,便成了。此工艺称为彩扎工艺,因此,灯又称作彩扎灯。彩扎艺人为了展示自己的手艺,每年都会别出心裁,推出自己精心构思制作的力作,打出自家字号,相互竞赛。

    到了明清,玻璃制造业发展起来后,工匠们把玻璃抽成丝,泉州人管这种玻璃丝叫“料丝”。“料丝”被用到花灯制作工艺中,清代陈葆堂的《温陵岁时记》中有提到“或以五色纸、或以料丝、或以通草,作人物鱼虫,燃以宝炬。”“恒于府治西畔双门前作灯市”。

    到了近现代,最让人称道的便是刻纸料丝灯和无骨花灯。

    据李尧宝的外孙女黄丽凤介绍,外公李尧宝把刻纸技艺应用到料丝灯的造型图案中,用165个纸制等边三角形组合成灯,镶上玻璃丝,创作出精美绝伦的刻纸料丝灯。此灯光彩夺目,高贵典雅,使泉州花灯的制作工艺和视觉效果都有了重大飞跃,极大地提高了泉州花灯的艺术含量。1954年,刻纸料丝花灯开始从家庭作坊走向批量生产,李尧宝将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地传给每一个人。之后,泉州花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、李尧宝的女儿李珠琴又将手艺传给自己的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已故的蔡炳汉也是泉州花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蔡炳汉最让人称道的是挖掘在泉州失传多年的“无骨灯”,使这一民间瑰宝重放光彩。“无骨灯”为泉州独创,直接用硬纸连接而成,与一般灯用竹子骨架做法不同。如今,他的女儿传承了他的花灯技艺。

    花灯大多是家族传承,改革开放后,特别是近几年,泉州花灯出现了“百家争鸣”的局面。除了李尧宝及蔡炳汉的后人外,泉州比较有名的还有曹淑贞家族、林伟忠家族和陈晓萍家族等。

    曹淑贞是泉州花灯省级非遗传承人。她家是从做彩轧人物转型做花灯的,如今,她制作的花灯上面常配有用丝绸做的人物和用通草做的动物,栩栩如生。她家花灯的另一个特点就是高大,“我们做的花灯多有坚实骨架,铁质骨架的花灯高达四五米,竹质花灯高达两三米。”

    林伟忠是泉州花灯市级非遗传承人。林伟忠家制作的花灯将刻纸和针刺相结合。林伟忠说,许多人刻纸都是直接将纸镂空后贴在灯上。他家的刻纸,若要体现一个图案,就先在纸上镂空,形成一个镂空轮廓,然后再在外面贴所需颜色的纸。针刺则是在灯上扎出一个个小孔,光线从里面射出,使整个花灯更加光明剔透。

    这些年,花灯也在不断创新,大的花灯里面几乎都换成电灯。据花灯大师们介绍,不少花灯艺人在有的花灯里面安装机械装置。此外,有的花灯还安装了LED灯,红色、绿色、紫色等各种颜色的灯光闪烁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据介绍,目前,泉州已建成3个花灯传习所,泉州花灯的非遗传承人大部分是传习所的老师。

    而在销路方面,这几年,传统花灯市场回暖。据曹淑贞介绍,“一般从四五月份开始,就有人向我们预订,客户遍及海内外,从十月份起到来年元宵,我们都非常忙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订单不少,我是常年都在做。”林伟忠说,每年元宵节过后,他就先备一些以后要做花灯的材料,比如把纸刻好,在绸布上面绘画、着色、写字等。“那些每年都有人买的常见花灯,我还可以先做好,囤起来。”

【责任编辑: 陈诗婷】